划过诗坛天空的一颗闪亮的流星

千古,足以与孤篇压全唐的《春江花月夜》相媲美;他是初唐四杰之首,但却在二十六岁时英年早逝,宛如一颗划过诗坛天空的流星,虽然转瞬即逝,但却照亮了整个天空,绽放出耀眼的光芒。他就是千古诗坛第一才子——王勃。

说起王勃,我们脑海里马上会想起一句诗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,但是真正令王勃名声大振的却是一篇骈文。当时王勃前往交趾(今越南北部)看望父亲,路过江西南昌时,正好赶上都督阎伯舆新修滕王阁成,重阳节时在滕王阁大宴宾客。王勃前往拜见,阎都督早闻他的名气,便请他也参加宴会。阎都督此次宴客,是为了向大家夸耀女婿孟学士的才学。让女婿事先准备好一篇序文,在席间当作即兴所作书写给大家看。宴会上,阎都督让人拿出纸笔,假意请诸人为这次盛会作序。大家知道他的用意,所以都推辞不写,而王勃以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晚辈,竟不推辞,接过纸笔,当众挥笔而书。阎都督老大不高兴,拂衣而起,转入帐后教人去看王勃写些什么。听说王勃开首写道“豫章故郡,洪都新府”,都督便说:不过是老生常谈。又闻“星分翼轸,地接衡庐”,沉吟不语。等听到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都督不得不叹服道:“此真天才,当垂不朽!”《滕王阁序》从此名扬天下,与杨炯、卢照邻、骆宾王合称“初唐四杰”,并推为首位。连当时的京城长安也都在竞相传颂,一天,唐高宗李治也读到它,不禁拍案惊道:“此乃千古绝唱,真天才也。”于是准备召见王勃,但是一打听才知道,王勃早已经在两年前在看望父亲的途中落水而亡了。

王勃的一生是短暂的,如果天假以年,说不定能留给后世更多脍炙人口的佳作,在诗坛的地位也许不比李杜低。他的一生也是精彩的,短短的二十六年却留下了后人无法望其项背的成就。每当提到王勃时,我总会想到两句诗,也分享给大家共勉:一句是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长处,只要我们能够虚心学习,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另一句是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,时间是宝贵的,我们要珍惜每一天的时间,认真学习,热爱生活,在有限的人生中闪耀出无限的精彩。

bob体育app下载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