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若只如初见

我喜欢纳兰性德。

一生最爱纳兰词,爱他清新脱俗、缠绵雅致,真真个公子心怀;一生最恨纳兰词,恨他痴迷多情、轻愁刻骨,到好似风流墨客。

少年时的纳兰公子,便已然开始伤春悲秋。或许那时的他并不懂什么是情,应是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可却又是那般真切,那般惆怅。似是惯看秋月春风,想一个凝脂粉黛佳人,吟一曲今宵酒醒处,梦一场小楼昨夜东风,唱一曲深院锁清秋,等到烟暖雨初收,回首月明中。

情深不寿。浅浅相思淡淡愁,烟花易碎年华休。爱妻逝,楼空人去,物是人非,小楼寂寞新雨夜,也难如钩也难圆。此恨何时已,绵绵无绝期。新婚未久,便痛失所爱,本该同为连理比翼双飞,却道生死悲欢世事无常,未及珍惜便已失去,只得将这份情寄语于词里,声声血、字字泪。一生一世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

银白的光晕捧着那轮皎洁的月,无千无万的星子隐匿在黑夜,悄然无声。对月慨叹,纳兰苦笑,如今竟落得个花落人亡两不知,青衫遍湿。念伊人,春情知为谁伤?孤灯老,残风横吹秋夜雨。残的,到底是夜雨还是相思。

秋雨一阵更寒似一阵,点滴落在空空的台阶上,格外的清冷寂寞。夜半雨息,寒意更甚,真是所谓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谁堪怜,忽然看穿红尘,曾经沧海,若是一梦也该清醒了。

纳兰是寂寞的,因为寂寞而寂寞。他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,孤芳自赏,遗世独立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烛花摇影,窗外帘卷落花如雪,碧海年年,泠泠彻夜,竟然醒来灯火还明,只是从此心事有谁倾诉?醽醁也无情。

友人忆纳兰,都言聪敏貌姣好,奈何慧极必伤,问人间、到此凄凉否。

一言道不尽纳兰心思,一生品不完容若才情。公子已去,千古愁殇仍在。

满怀愁锁也好,残生飘零也罢,而这一切,不过亦是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”。 

bob体育app下载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